; 线上娱乐网144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思想教育平臺 >品讀經典

清華簡與《左傳》中的武姜(上)

    新聞來源:馬鞍山日報 發布者:超級管理員 發布日期:2019-06-17 09:14 點擊量:938 次

  ■李穎

    清華簡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記述鄭武公去世后,鄭武夫人(即武姜)規誡嗣君(文中稱孺子,即鄭莊公)之事。

    武姜在規辭中,從“先君”武公依靠大夫治國的經歷講起,規誡年幼的嗣君守喪期間把治理國政大權,交與大夫老臣管理,并從歷史與現實政治兩方面講了這樣做的道理。她回顧歷史說:“昔吾先君,如邦將有大事,必再三進大夫而與之偕圖……故君與大夫晏焉,不相得惡。”“吾君陷于大難之中,居于衛三年,不見其邦,亦不見其室,如毋有良臣,三年無君,邦家亂也。”關于具體的政治安排,她說:“今吾君既世,孺子汝毋知邦政,屬之大夫。老婦亦將糾修宮中之政,門檻之外毋敢有知焉。老婦亦不敢以兄弟婚姻之言以亂大夫之政。孺子亦毋以執豎卑御、勤力射馭、媚妒之臣躬恭其顏色,掩于其巧語,以亂大夫之政。”

    這篇文獻引起人們的注意,特別是嗣君三年不得干預朝政,而將國家交大臣治理之論與通常認識似有不符。與此相關,涉及人們對《左傳》中武姜其人的認知。

    《左傳·隱公元年》記有“鄭伯克段”之事,《古文觀止》以《鄭伯克段于鄢》為名將其置于書首。篇中言武姜因難產而厭惡長子莊公,而愛小兒共叔段,終釀成兄弟鬩墻的大事件。這一記述影響到清華簡整理者對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的基本判斷。清華簡整理者對于規誡嗣君將治理國政大權交與大夫老臣三年,斷為武姜出于幫助共叔段“奪權”的需要,是一個“精心策劃的陰謀”,“實際的目的只有一個,阻止莊公的順利登基理政”。這種評價,顯然是受到了《左傳》的影響。

    如果拋開成見,我們會發現,武姜規孺子三年后理政,并非出于奪權的“陰謀”,而是高明的政治安排。據《史記·十二諸侯年表》和《鄭世家》相關記載推斷,武公去世時鄭莊公十三歲。十三歲的嗣君,很難獨理國政。武姜臨事不亂,縱觀全局,規誡莊公三年內“毋知邦政,屬之大夫”,這是一種明智的政治方略。她的明智就在于選擇一種可依循的古禮,讓年幼的嗣君平穩度過政權交接的困難時期。

    嗣君三年不理國政,本于古禮。這種古禮以“高宗亮陰”的傳說方式留存下來。高宗,即殷商中興之王武丁,相傳他即位時曾三年“亮陰”。最早記載這一事件的典籍為《尚書·無逸》篇。篇中周公訓教成王時說:“(高宗)作其即位,乃或亮陰,三年不言。”“亮陰”,典籍也稱“諒陰”“亮闇”或“梁闇”,與古人居喪之禮有關。《論語·憲問》篇載有孔子與子張關于這一問題的對話:子張曰:“《書》云:‘高宗諒陰,三年不言。’何謂也?”子曰:“何必高宗?古之人皆然。君薨,百官總己以聽于冢宰三年。”

    按照孔子的說法,國君去世,百官各司其職,聽命于冢宰三年,是古人的慣例。考之史實,“高宗亮陰”確非個案。據《韓非子·喻老》篇記載,楚莊王蒞政三年“無令發,無政為”,“三年不翅,不飛不鳴,嘿然無聲”。這一狀況與殷高宗“三年不言”極為相似。

    嗣君“亮陰”,三年不言,其意義不僅在于守居喪之禮,更是舊君崩亡時完成君權接替的一種政治手段。舊君初喪,是一個極為特殊的時期。“得國常于喪,失國常于喪。”(《國語·晉語》)舊君已逝,各方力量盤根錯節,歷史上許多篡弒之事,都發生在這一時期。新君欲順利承位,絕非易事,稍有不慎,就可能失去政權。此時,嗣君依靠三年不言的守喪方式,反而能穩定局勢。不言,更能震懾臣下,使之不敢妄動,也能暗中觀察、培植自己的力量。

加多宝线上娱乐城